上官小笼包

咸鱼一条,学生党不定期诈尸更新
墙头多如移动迷宫,指不定哪天就爬墙了。

【方王】 一个跑偏成相声风的段子

方王  红龙方×观星师王 
王杰希是一个观星师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上至下一位国王是谁,下至你几岁还尿裤子,只要给他一个晚上观星,保准能给你答案,而且从没错过。这一听就是街头算命的常用说辞,但王杰希把街头算命的大爷换成了观星师,这可就不一样了——因为国王非常相信观星一说。
所以国王听说了,觉得嚯,这么神,立马就四匹白马,把王杰希迎进了宫。
观星师大人还带了一个小孩儿——小孩儿名叫袁柏清,今年十五岁,据说是四岁那年被王杰希捡到的,这么多年和王杰希呆在一起,观星算命没学着啥,倒对医术挺感兴趣,一天到晚研究药材。这次不知道为什么,王杰希把他也带了过来。
国王见到王杰希,立马摆出一副威严的样子,问王杰希怎么证明他真的是个厉害的观星师。
王杰希什么人啊,见着国王大人面不改色,一手抵勒着袁柏清,瞪着那对标志性的大小眼,也不管外人在场,直接就把国王几岁尿床说出来了。
国王一听,说嚯,这可了不得,还真让他给说对了,又是一道令下,王杰希直接就从街头算命王大爷变成了御用观星师,还给了他一间房子住。
王杰希也不客气,直接住进了国王赐的房子里。当天晚上,王杰希夜观星象,发现明天去森林就能遇见命中注定的真爱。王杰希一想,谁不知道国王有个美貌无比的女儿,这命中注定的真爱除了公主还能有谁。
第二天,王杰希起了个大早,穿着国王给的新衣服就去了森林。
他在森林里转悠了好几圈,别说公主了,连只母蚊子都没见着——不对,母蚊子还是见着了的,不仅见着了,还在王杰希手臂上咬了个大包。
王杰希更不爽了,心想是不是公主起得晚,自己要不要先回去补一觉再来时,突然听到一声尖叫,分明就是公主的声音。
王杰希立马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去了——废话,这剧情发展明摆着就是要英雄救美了,要成功了能刷多少好感度啊,再不去他就是傻子了。
等他跑近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:“别打了!别打了!疼!哎呦…”
王杰希一听,这分明是个男人的声音,大事不好,这是要被人捷足先登的节奏。
于是他立刻奔了过去,却发现情况和他想的有点儿不太一样。
他原本想的是公主被恶龙欺负了,或者是有人比他来得早,但也被恶龙打了,但眼下的情况似乎和他想的都不一样:
一个穿着长裙的漂亮姑娘正在暴打一条红龙。漂亮姑娘很明显就是公主殿下了,但这个剧情发展却怎么看怎么不对。
王杰希觉得可能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,正想先退回去时,公主却突然说:“那边那个树后面的,别以为老娘没看见你,滚出来!”
王杰希一个一米八几的爷们儿,听了这话莫名虎躯一震,原因不明。
他左右看了看,发现周围也没别人了,只好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。公主回头一看,嚯,这不新来的观星师嘛?登时也收敛了一点儿,不过只有一点儿而已。
王杰希很尴尬,他本来是想来个英雄救美的,现在看来,美是肯定救不成了,赶快想个办法脱身才是王道。毕竟公主看起来现在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。
王杰希张望了一下,在确定以及肯定这里没有其他人会经过后,把目光投向了被公主揍的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的红龙身上。
红龙一见王杰希看它,立刻发出了可怜巴巴的“呜呜”声,想要挣扎着爬起来,公主听了一皱眉头,直起身就又是一脚揣在了红龙身上。红龙惨叫一声,又倒回了地上。
王杰希听了都有点儿于心不忍,偷偷看了眼公主,发现公主一脸“你怎么还不走?赶紧走别当误我揍这条龙”的表情,又抖了两抖,准备跑路。
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了王杰希脑海中:“救救我啊!!救了我,我一定会给你报酬的!!!”
王杰希一想,诶呦,这不是他刚才听到的声音吗,看来是这条红龙说的了。
他决定救下这条红龙,一来是看见它被公主暴揍有点儿于心不忍,二来他承认自己听到红龙说的第二句话后可耻的动心了。
于是本来已经转过身走了几步的王杰希又掉头走了回来。公主的脸更黑了,好像王杰希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就要落得和红龙一样的下场。
王杰希咽了口唾沫,硬着头皮说道:“那个…公主殿下,其实呢,这都是误会。这条红龙其实是我一个朋友,他平时就总不老正经的,如果他做错了什么的话一定要多包涵啊哈哈……”
说完王杰希就紧张的看向公主。公主噗呲一笑:“行吧,那你把它带走吧。不过……”公主眼珠一转,“不过我有个条件。”
王杰希立刻说:“公主您说,什么我都答应!”
公主说:“听说你观星很准,连我父王几岁尿裤子都知道,那不如到时候给我也算算吧。”
王杰希说好啊,公主于是又噗呲一笑,说,你赶紧把龙带走吧。
王杰希点点头,扛着奄奄一息的红龙走了。

王杰希好不容易把红龙拖回了自己的屋子,气喘吁吁地问道:“艾玛刚才吓死我了,对了哥们儿你叫啥?”
红龙也喘了几口粗气才说道:“可不是嘛,我还以为得死那儿呢,那婆娘也忒厉害。我叫方士谦,刚才谢谢你了哈。”
王杰希说:“别提了,就你刚才被打的那样,嘶----想想都惨,任谁也看不下去。说起来,你到底怎么招惹公主了?”
方士谦叹道:“别提了,我今儿个刚溜达到这儿来,人生地不熟的,好不容易看见个漂亮妹子,我就上前说了句‘这么春光明媚的好日子,这位姑娘不如和我一起散散步?’,然后就被揍了。”
“你也不容易啊……哎对了,你刚才说的报酬……”
方士谦可疑的沉默了。
王杰希狞笑着对在一旁偷看的袁柏清说:“来来来,你最近不是正好在练习解剖吗,喏,这儿有个现成的,赶紧把他剖了。”
方士谦惊恐地看到袁柏清双眼放光地向他走来。
“不!!!等等等等!你你你你刚才说是在学医对吧,我可以教你!”
袁柏清闻言立刻收了手,兴奋地问道:“真的吗?”
“咳呃…真的真的。”方士谦咳嗽了几下,在王杰希和袁柏清惊讶的目光中从一条奄奄一息的红龙,摇身一变,变成了……
额……变成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帅哥。
方士谦看着好像被雷劈过一样的袁柏清,得意的说:“嘿嘿,想不到吧?想要我教你医术可以,先叫句师…哎啊啊啊!王杰希你干什么!快放手!!”
王杰希从方士谦背后拎着他的风衣领子冷笑道:“哟?可把你厉害坏了,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把你送回到公主那里?”
“不不不可别!大侠饶命啊!”方士谦秒怂。
王杰希盯着方士谦身上的伤皱眉道:“我不管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总之你要是不想死,就赶紧给我去那边躺好了,帐等你伤好了咱慢慢儿算。”
方士谦一愣,王杰希却已转身去了另一个房间。
他对着王杰希的背影轻轻地吹了个口哨儿,心里却想,王杰希这人可真有意思。

就这样,方士谦在王杰希家住下了,平时指点指点袁柏清的医术,和王杰希拌拌嘴,日子过得倒也快活。
王杰希问过方士谦以后准备去哪儿,方士谦说也没啥地方可去,这好不容易找着个落脚的地方,除非你拿扫帚轰我,否则我绝不动地儿。
王杰希无奈,也只好由着他。
后来方士谦以整天在家闲的没事儿干为由要求和王杰希一起出门,王杰希拒绝,未果。
再后来大家也就都习惯了,他们的观星师大人身边,总会有一个穿着长风衣挂着欠揍微笑的身影。这身影虽然帮王杰希挡了不少麻烦,但也同样挡掉了不少桃花。
据说,不少妹子在看到王杰希之后,都产生过追王杰希的念头,不过这个念头一般在看到方士谦之后就打消了,据说是因为不想打扰到他的幸福。
王杰希觉得委屈,但他没处说理去。

几个月后,国王再一次为公主进行比武招亲,能够战胜公主的勇士就可以迎娶她。当然公主自己也可以选人与自己比武,被选到的人必须要与公主进行比试。
方士谦听完比赛规则后对王杰希说:“我猜公主就是为了不去结婚才锻炼的,现在可好,就算有人能打赢公主也未必敢娶她,啧啧啧,你看她那肱二头肌,比我都发达。”彼时王杰希受邀去观看比武,方士谦也依旧跟着他。
如果公主没有恰好经过方士谦身边的话,那一切就完美了。
王杰希当时就一个哆嗦。他当机立断,把屁股往另一边的椅子挪了挪,假装自己不认识身边这个人,以免受到牵连。
“哎王杰希你说是不……”方士谦回头,正好撞见站在他旁边的公主。
世界安静了。
公主没说什么,径直走向了裁判席,正当方士谦想要松一口气时,只见公主一把夺过了裁判的话筒,说道:“我应该可以选择想要挑战的人是吧,我想和观星师大人旁边的那位先生比试一下。”
刚松了一口气准备起身开溜的方士谦顿时一个趔趄。
王杰希双手合十:“贫道会给你念往生咒的。”
然后方士谦交待好了后事,就一脸英勇就义地去了。
整个过程用一个词来形容,就是惨绝人寰。
太惨了,连王杰希都看不下去了,甚至最后方士谦一个没撑住,被打回了红龙的原形。
这国王可就生气了:公主的比武大会竟然混进了一条龙!于是可怜的方士谦刚被公主爆锤完就被关进了大牢,而王杰希,出于国王对他的信任,只是被批评了几句,幸免于难。
当天晚上,王杰希就溜进了牢里,远远的就听见某位祖宗磨牙的声音,似乎恨不得把他拆吃入腹。
王杰希丝毫不惧:“你这就是活该,有什么话非得当时说,再说了,你不是会直接把声音传进我脑袋里吗,干嘛非得说出来。”
磨牙声停下了,紧接着方士谦带点儿委屈的声音响起;“我哪知道她当时就在我身后啊,要是知道,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说。”
王杰希叹了口气,随手把一管药膏丢给了方士谦:“喏,袁柏清托我带给你的。”
方士谦接过药膏,勉强变成了人形,呲牙咧嘴地说道:“嘶——疼死了…还是薄情儿疼我,不愧是亲徒弟。”
王杰希一挑眉:“哦?是吗?看来我就不应该来看你。”说完扭头就走。
方士谦忙拦道:“哎!别走!你才是我最亲的行了吧!”
王杰希“切”了一声,还是走了回来,不过方士谦并没有错过王杰希泛红的耳根。
“对了大眼儿,你有啥吃的不?给我来点儿,都快饿死了。”
王杰希翻了个白眼,丢给他一袋面包,方士谦嘻嘻一笑,毫不客气地开始狼吞虎咽。
那天晚上星星很好,方士谦于是就施了个法术让看守们昏睡过去,自己则溜出牢房和王杰希一起到草地上看星星。
“对了,”方士谦躺在草地上,半眯着眼,突然开口道:“你不是什么观星师来着嘛,快给我算算,我什么时候能娶到上次来咱们国家参观的那个兴欣国的公主啊。”
王半仙儿闭了闭眼睛,煞有介事地说:“那估计没戏了,你和人公主八字不合。”
方士谦遗憾道:“可惜了,说我是不是命里缺啥,得找能和我互补的人才行?”
王杰希点点头。
方士谦说,那你倒给我看看,我和哪个妹子比较合适?
王杰希略一沉吟,一脸严肃的说:“你这可不好办,你命里缺我。”
方士谦一愣,然后一把搂住王杰希,紧接着双唇就覆了上去。
王杰希迷迷糊糊地想,自己算是彻底被这条臭龙给祸害了。
那天晚上,方士谦看到王杰希眼中,不只有万千星辰,还倒映着小小的一个他。
几年后——
一家医馆里,几个人一边等着药一边在聊天:“听说咱们公主就要成亲了,对方据说是个邻国的剑客,现在王宫周围都可热闹了!”“是嘛!那我可得去看看!”
“你们的药。”方士谦笑眯眯地递上药,“慢走啊!”
待送走几人,方士谦让一上午都在忙着煎药的袁柏清去歇会儿,自己则溜进了书房里。
王杰希正在看书,听到方士谦进来就抬起了头。方士谦把刚才听到的对话复述了一边,感叹道:“没想到公主那样的人都有人敢娶,更没想到公主竟然还答应了!”
王杰希说:“当年要不是她帮忙,你现在还在牢里呆着呢。还是去看看吧。”
方士谦同意:“好啊,那我去收拾收拾,反正也不远,咱一会儿就走。”
阳光软软的洒在窗台的绿色植物上,照的叶子透明发亮。
王杰希推开窗,窗帘随着清风轻轻摆动,云朵懒懒的在天上飘着。
又是一个晴朗的好日子。

评论

热度(22)